您當前的位置 : 太原新聞網(太原日報報業集團) >> 經濟新聞

利率體系“并軌”再推進 倒逼商業銀行練好內功

來源:證券日報 作者:見習記者 宓迪 2019年09月30日 15:26

  10月8日起,個人住房貸款定價基準將從貸款基準利率轉換為LPR。這是推動利率體系逐步“兩軌合一軌”的重要一環。

  自1996年我國利率市場化改革啟動以來,相關舉措穩步推進,并取得了階段性進展。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程實近日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近期的LPR形成機制改革,邁出了“利率并軌”的第一步。以此項改革為基礎,中國利率走廊逐步建立,結構性政策工具不斷涌現,價格型貨幣政策調控框架趨于成熟。

  平穩通過兩次重大考驗

  程實認為,歷經數十年的發展,中國利率市場化改革步伐穩健,成果豐碩。

  在程實眼中,以1993年為轉折點,政策層按照“先外幣、后本幣;先貸款、后存款;先長期、大額,后短期、小額”的總體思路,逐步實現貨幣市場利率的市場化,先后取消貸款、存款利率的浮動上下限,并平穩通過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等風險考驗。

  對于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的緣由,央行前行長周小川曾表示,利率市場化是發揮市場配置資源作用的一個重要方面。

  1995年,《中國人民銀行法》、《商業銀行法》相繼頒布。1996年6月1日,人民銀行放開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

  “在當時的背景下,企業普遍存在‘信貸饑渴癥’,如果貿然放開銀行存貸款利率,就會造成利率大幅上升,危及宏觀經濟金融穩定。”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說。

  另一方面,王青分析,在1996年,利率市場化已是大勢所趨。放開同業拆借利率,央行就可以根據同業拆借利率變化進行再貼現和公開市場操作,通過間接方式調控整體利率水平,從而改變之前主要依靠直接指揮各商業銀行實現調控目標的做法。此外,這也可以提升銀行經營管理能力,推動銀行經營市場化。

  1998年,央行將金融機構對小企業的貸款利率浮動幅度由10%擴大到20%,農村信用社的貸款利率最高上浮幅度由40%擴大到50%;1999年,央行允許縣以下金融機構貸款利率最高可上浮30%,將對小企業貸款利率的最高可上浮30%的規定擴大到所有中型企業。

  2013年7月20日起,央行全面放開金融機構貸款利率管制。2015年10月23日,在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不斷健全,存款保險制度順利推出、彼時我國物價漲幅持續處于低位等背景下,央行抓住有利時機,寓改革于調控之中,結合貨幣政策調整,對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不再設置存款利率浮動上限。

  至此,我國利率管制基本放開,金融市場主體可按照市場化的原則自主協商確定各類金融產品定價。

  經過一系列利率市場化改革的累積,目前,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貸款基礎利率(LPR)、國債收益率曲線等為代表的金融市場基準利率體系已基本形成。初步構建起了利率走廊機制,央行市場化的利率調控能力和傳導效率進一步增強。同時,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建立健全,對金融機構自主定價行為進行自律約束,有效維護了市場競爭秩序。

  王青認為,在利率市場化改革推進過程中,以商業銀行為主的金融機構的自主定價能力在不斷增強;而針對個別非理性定價行為,行業自律也發揮了重要作用。此外,央行在完善利率調控機制,疏通利率傳導渠道過程中,也在不斷通過建立健全統計監測、風險預警及金融機構利率定價行為的激勵約束機制,將潛在金融風險遏制在苗頭階段。

  今年8月17日,央行宣布改革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利率市場化進程再次邁出關鍵一步。

  就此,方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北大光華管理學院副教授顏色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如果貸款利率逐步下行,存款利率不變,對商業銀行的利差就會有影響,進而對商業銀行的風險管控、資本金充足率等方面提出了更高的挑戰和要求。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到,近期的降準和維持商業銀行的資本充足率的相應措施對商業銀行形成政策支持。

  “說到底,市場化的改革應該倒逼銀行更好地練內功,轉變發展方式,從重速度和規模的擴張轉向重效益和質量的內涵式增長,對銀行業走上高質量發展之路,這會起到催化劑和助推器的作用。”針對LPR改革,銀保監會副主席周亮近日在發布會上表示。

  9月25日,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2019年第三季度例會召開,強調“下大力氣疏通貨幣政策傳導”,“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民營企業的支持力度”。

  數據顯示,我國金融機構在為小微企業提供融資服務中面臨著更高的風險成本。根據《中國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報告(2018)》,截至2018年末,全國金融機構對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為3.16%,單戶授信500萬元以下的小微企業貸款不良率為5.5%,分別比大型企業高1.83個和4.17個百分點。

  新時代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潘向東對《證券日報》記者分析,利率市場化會促使商業銀行金融創新,從而能夠真實反映資本供需,降低各種形式的融資軟約束,在一定程度上消除所謂的“信貸歧視”,從而促進整體社會生產效率提升。

(責編:鄢妮)
免费老时时票软件